2017年2月14日 星期二

【聲明稿】媒體嚴守自律機制 勿造成大眾集體恐慌 我們對國五遊覽車翻覆意外事件看法

媒體嚴守自律機制 勿造成大眾集體恐慌
我們對國五遊覽車翻覆意外事件看法

台灣媒體觀察教育基金會、公民參與媒體改造聯盟  共同聲明(2017/02/14)


  昨日(13日)國內近十年以來最大遊覽車意外,我們對此事故感到無比哀働,除了希望亡者安息,生者平安外,我們也在事故發生第一時間即聯絡擁有自律機制的相關媒體啟動自律機制,雖然如此,在事故發生不到24小時的現在,我們必須針對各家媒體的報導方式與內容進行以下的呼籲:

  首先,在電視媒體部分,我們認為媒體自律不分平面與電子媒體,各家媒體應遵守內部自律守則上所揭櫫的:勿過度使用悲傷者痛苦、哀嚎的圖片影像,以及媒體應在封鎖警戒線外採訪、報導,避免妨害救難(援)工作之進行。雖然,我們發現大部分媒體恪守自律準則,然而卻有少部分媒體引用受難者家屬悲慟畫面,甚至前往事故現場企圖模擬與敘述事故過程,此舉不但無助整體事件發展,反而在真相未白之前誤導大眾視聽。

  其次,在網路媒體部分,由於目前網路平台缺尚無新聞自律機制,因此,我們發現有部分網路新聞媒體在引用事故畫面時,竟貿然加上配樂,此舉不但容易造成大眾恐慌,更對受害者家屬造成二度傷害,對此,我們予以譴責外,更希望參考行之多年的電視自律原則作為新聞製作參考【詳見,附件一】,同時我們也呼籲網路新聞平台應盡速成立自律機制,以保障閱聽人權益

  另一方面,對於網路媒體運用直播或是未經剪輯,而出現罹難者大體的搬運或是暫置地面之畫面,對此,我們呼籲各媒體運用網路直播之訊息應以新聞專業之考量為念,切勿為提升點擊率與觸擊率而犧牲媒體守門人專業,此不但不尊重往生者,更造成受害者家屬二度傷害與妨礙現場偵查之流程。

  我們認為在大型公安意外事件中,各媒體應該嚴守自身的新聞專業,應以謹慎和尊重事實的態度來面對並報導,然而,我們卻發現不少談話性節目當中的「名嘴」卻已經對此事件進行敘述與揣測,此不但在撩撥大眾情緒,更消費事件相關人士,非但無助公共議題的理性討論,更可能會誤導大眾對此事件認知,對此我們表示譴責,同時也呼籲各談話性節目應邀請相關產學專家,進行理性分析,以增進大眾對公共議題與事件的認知。

  最後,我們感謝媒體同仁們在第一時間傳遞給我們第一手消息,我們也呼籲各家媒體主管與業主,應關注第一線媒體工作者在災難傷亡現場採訪可能造成的心理創傷,不但需保障其勞動權益,更應在事前與事後提供媒體工作者心理諮商或協助。



【附件一:中華民國衛星廣播電視事業商業同業公會新聞自律執行綱要】

四、災難或意外事件處理:

1.應在封鎖警戒線外採訪、報導,避免妨害救難(援)工作之進行。急診室亦屬警戒範圍,未取得當事者或院方同意前,記者不得進入拍攝採訪。即使進 入拍攝,亦應注意儘量不做「侵入式」採訪、拍攝。

 2.在靈堂、救災指揮中心等,均應避免「侵入式」採訪、拍攝。

 3.採訪罹難者家屬或傷者時,儘量在不傷害當事人的情況下抱持同理心,以審慎的態度與專業的技巧,進行採訪、拍攝,並且尊重受害者及其家屬之感 受,避免造成二次傷害。

 4.考量災難事件受害者/家屬的身心衝擊,避免加重心理創傷,報導製播時注意下列數點:
 (1)避免過度呈現令人驚懼的畫面,對於意外災難現場所拍攝到的影像,必須加以嚴格審慎篩選後,才得以播出。
 (2)對於意外災難事件之慘狀、或暴力攻擊之血腥效果,不做特寫拍攝,若無法避免拍攝,須在後製剪輯予以處理。
 (3)勿過度使用悲傷者痛苦、哀嚎的影像,若有必須使用的理由,務必經過審慎過濾並且絕不濫用,或過度重覆播放。
 (4)悲劇或災難發生一段時間之後,在畫面與報導篇幅比重上,應謹慎考量災民心理傷害,避免引發負面效應。

 5.注意使用影片畫面之時效,加註字幕說明,以免引起誤解。

 6.遇有重大災害或大量傷患,應向事故權責單位取得傷患名單、傷亡狀況及救治情形。

 7.鑑於媒體的報導易引發受害者「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ost-Trauma Stress Disorder, PTSD)」,媒體應加強在職教育,進行災難新聞採訪、拍攝、製播 之專業教育訓練,協助媒體工作者了解受害人心理,減少傷害、誤解和衝 突。

 8.鑑於災難傷亡現場對採訪記者亦可能造成心理創傷,媒體應提供採訪記者事前以及事後之心理諮商或協助。

2017年1月23日 星期一

【聲明稿】對於東森電視併購案之看法與立場「公民參與媒體改造聯盟」聲明

對於東森電視併購案之看法與立場
「公民參與媒體改造聯盟」聲明


公民參與媒體改造聯盟、台灣少年權益與福利促進聯盟(媒改盟秘書處)

    關於台灣數位光訊科技集團(以下簡稱「台數科」)併購東森電視乙案,公民參與媒體改造聯盟(以下簡稱「媒改盟」)長期以來即站在公民團體立場,並以維護閱聽人權益的角度出發,對於本案我們做出以下的主張與看法。

1. 落實附帶決議,加速反壟斷法修法。考察過去幾次併購案,包括前次遠傳併中嘉案,媒改盟及相關公民團體已提出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以下簡稱:通傳會)要如何落實監督相關業者的附帶決議?是仍交由業者內部組成相關機制回報NCC處理,還是NCC應有相關專責機制來落實監理?我們認為,若由業者自行監理,恐有球員兼裁判的疑慮。因此,我們認為,通傳會終究要面對如何依據目前的數位匯流的產業環境發展,訂定反媒體壟斷法,以回應社會與產業之變遷。

2. 提升弱勢多元服務,善盡社會責任。針對台數科經營成人頻道乙事,站在兒少團體立場我們相當關心業者在併購案中,如何善盡社會責任。目前東森相關頻道中,包含幼幼台,亦有少部份青少年偶像劇的製播,然而我們更關心的是,本併購案若發生之後如何真如業者所說,允諾提升多元的數位服務。我們更期望業者必須提出,同時承諾提升製播讓弱勢族群如兒少、青少年、身障者、新住民等近用權益的自製節目比例。

3. 公廣集團無線必載,拒絕魚目混珠。關於無線電視必載問題。在前年的廣電三法爭議中,也釐清過即使要必載,也應是由真正的公共媒體來必載,因此,我們主張在本案中必須有此決議,同時期必載頻道必須包含,諸如公視或客家台等公共媒體,而非必載商業無線台,如此方能符合弱勢者之公共利益。


新聞聯絡人:召集人  葉大華  0916-048-862

2016年9月27日 星期二

【聲明稿】抗議年代電視台《新聞面對面》節目 違反新聞自律原則 讓夏林清上節目喊冤 引導輿論公審及判案

抗議年代電視台《新聞面對面》節目

 違反新聞自律原則  讓夏林清上節目喊冤  引導輿論公審及判案

 公民參與媒體改造聯盟聲明稿
 

眾所矚目的輔大性侵案已進入司法程序,教育部性平小組亦於日前審查認定輔大處理流程違反《性別平等教育法》規範,監察院目前也啟動調查該案相關機關人員與教育/社政主管機關處理方式是否妥適,釐清過程中有無造成被害人二度傷害等違失。同時輔仁大學也於昨日公開聲明表示 1.依校園性侵害騷擾或性霸凌防治準則第25條,此案相關人員不得以任何形式對被害人進行干擾以免造成二度傷害,教師若有違反,將移送教師評審委員會議處。2.建議夏教授即刻起請勿再發布有關此案件之相關評論,或接受媒體任何形式以此為主題之採訪或節目邀約,以免誤觸上述準則。這些措施目的就是要避免事件一再落入零碎資訊的拼湊、各說各話的羅生門,並對當事人及相關人員造成再次傷害與輿論公審進而干擾後續調查與司法審理。

    但隨著該案件各種資訊及論述觀點皆已於網路大量散布之際,新聞媒體身為影響廣大的社會公器,更應針對該案所涉及之侵害案件自律原則節制報導,避免造成全民公審、繼續消費性侵害事件。然而,年代電視台《新聞面對面》政論節目於2016926日竟跨越媒體自律紅線,直接邀請相對關係人夏林清教授上節目公開談論此案相關情節(即其所稱之「案外案」),但此舉已違反年代新聞自律公約第七點:除非涉及公共利益,新聞工作者應尊重新聞當事人的隱私權;即使基於公共利益,仍應避免侵擾遭遇不幸的當事人。另依據《性侵害犯罪防治法》第13條規定:宣傳品、出版品、廣播、電視、網際網路或其他媒體不得報導或記載有被害人之姓名或其他足資辨別身分之資訊。但經有行為能力之被害人同意、檢察官或法院依法認為有必要者,不在此限。前項以外之任何人不得以媒體或其他方法公開或揭露第一項被害人之姓名及其他足資識別身分之資訊。然而社會大眾已知輔大性侵案與夏師與被害人的關係,在未經被害人同意下該節目仍公然邀請夏林清上節目繼續闡述其對該案的相關立場,早已涉及揭露當事人隱私及足資識別身分之資訊。此外該節目完全忽略夏林清已是須接受調查之身份,竟開闢時段讓其上節目侃侃而談其對於該案所堅持之「鼓勵情慾流動,但不可裝無辜」的立場並喊冤,試圖引導社會輿論導向羅生門事件。該節目豈能因收視率,而無視於相關討論對被害人的再度打擊與騷擾?

因此我們嚴正抗議並呼籲各界同聲譴責年代電視台此種違反新聞自律的行為,並呼籲主管機關NCC依法要求年代電視台不得於電視、網路或任何媒介重播該集節目,並限期提出檢討改善措施。我們也呼籲所有的閱聽人,集體向NCC申訴年代電視台的離譜行徑;唯有閱聽大眾採取明智的態度,才能有效遏止媒體對該案不當的推波助瀾並繼續輿論公審,讓案件盡早完成必要之調查程序

年代新聞台申訴網站:
NCC申訴網站:


發起團體:公民參與媒體改造聯盟、台灣少年權益與福利促進聯盟、勵馨基金會、台灣防暴聯盟、靖娟兒童安全文教基金會、臺北市紀錄片從業人員職業工會、台東縣社會福利聯盟、婦女新知基金會、婦女救援基金會、媒體改造學社

2016年7月20日 星期三

【新聞稿】要求壯大公廣服務 檢討洪素珠事件 監督第六屆董事遴選 公公盟2016年7月公視監督報告

要求壯大公廣服務  檢討洪素珠事件  監督第六屆董事遴選
「公民社會監督公視聯盟」20167月公視監督報告發布記者會
會後新聞稿


▲公民社會監督公視聯盟要求新政府與第六屆董事會
積極壯大公共廣電服務,以回應台灣社會期待。

新政府與即將出爐的第六屆公視董事會,能否為台灣文化影視傳播環境的未來創造新氣象?「公民社會監督公視聯盟」(簡稱「公公盟」)各團體代表19日上午在勵馨基金會公布上半年對公視及華視的監督報告,監督重點包括:新政府上任後如何透過整合公共媒體資源壯大公共廣電服務,檢討洪素珠仇恨言論事件公視危機處理能力,以及提出監督公視董事候選人遴選指標。

報告中指出,公視主頻道的新聞性節目在品質與收視率皆有突出表現,顯示台灣閱聽大眾對於優質公共廣電的需求正在擴張,特別當社會出現重大公共議題與事件時,閱聽人傾向選擇收看多元、持平而無政治偏向的公視新聞節目,然而,公視高層對於如何擴大公廣集團,回應態度仍顯得消極被動,甚至將公視定位成「小而美,商業電視之補充」,以現行法規限制為理由畫地自限。此外新政府的內閣組成以經濟為主軸,就更需注意兼顧文化政策,並以壯大公廣集團為優先施政,把目前分散的公共資源集中用於壯大公廣集團,讓公廣集團成為本國影音內容籌資與展演平台。報告中指出,NCC須要求頻道與電視台有一定比例的本土自製內容在黃金時段播映,讓本土內容能有機會露出;同時也應大幅增加公廣集團預算,在公視法修法前,以專款、專案方式挹注公視的內容製作,並將文化部年度分散招標與補助的經費,集中由公廣集團負責委製或合製,以誘導民間投資本土製作內容,共同培育影音創作人才;盡速落實華視公共化的附負擔捐贈條件;並整合央廣、警廣、教育電台與人才,將公共廣播服務納入公廣集團;在商業電視利潤受到網路服務的衝擊下,應順勢使電波稀有資源逐漸回歸公共服務的領域。

此外公視第六屆董事會改選在即,公公盟亦提出對公視董事被提名人的五項檢驗標準,期許公視董、監事會審查委員據此公正考察被提名人條件與能力,勿將之做為黨派鬥爭場域。媒改盟召集人葉大華表示,會後公公盟會將這五大檢驗標準提供給公視董事審查委員會作為遴選指標參考。這五項標準包括:
1.認同理念:深刻體會公廣對台灣社會的重要。
2.經營能力:對公廣實際經營有一定程度的了解。
3.熟悉產業:對台灣影音產業現況深刻了解。
4.族群代表:有原住民、新住民等族群代表,引領公廣的族群文化服務。
5.文化領袖:須有廣受社會各界尊敬的文化事務意見領袖。

媒體改造學社理事張春炎說,儘管公視預算不足,但今年度特別計畫的一把青與燦爛時光等戲劇節目仍有不錯表現,但影音並非僅是商品,更是引領台灣整體文化發展的火車頭,期許第六屆董事應把握台灣民眾對公廣需求成長的時機,擴展公廣服務並整合央廣、警廣與教育電台等聲音傳播領域,以健全壯大公廣集團藍圖。針對公視經費預算不足,台灣媒體觀察教育基金會公共事務長林福岳指出,解套方式是修公共電視法,應由文化部推動修法;在未修法之前,文化部也應以專案等方式挹注公視經費。

對於洪素珠仇恨言論事件引發的公民新聞信任危機,公民參與媒體改造聯盟召集人葉大華指出,公視採取停權和下架等方式急於切割洪素珠的負面影響,卻未積極為公民新聞的核心價值辯護,以反制外界對公民記者的汙名化,缺乏公視應有的格局,採取切割的態度也顯示出公視董事會及執行部門在危機處理上並不及格。

媒體觀察教育基金會林福岳公共事務長指出,目前公視董事皆由臨時組成、有權無責的審查委員會進行審查,但審查委員本身適格性卻未曾受到聯盟所提出的五大原則檢驗,遂難落實對公視董事人選的檢驗。因此期待未來公視董事應比照NCC委員選任程序,由行政院提名,立法院同意後任命,才有最基本的課責機制。另外新政府應當重視「公視法」修法議題,未來修改公視法時,應將公視董事人數由現行1721人降至原來的1115人,恢復合理董事人數以利治理。

台灣新聞記者協會常務監委李雪莉指出,公視在新聞報導及談話性節目上收視率都有不錯的表現表示近人民對於公共事務資訊的需求持續在增加,無論主流與商業媒體都意識到做好新聞節目的重要性但記者協會也提出觀察到地方新聞正在消失,許多商業媒體的地方記者陸續被裁撤,同時持續擴增的地方政府民意首長的權力卻缺少媒體監督例如土地徵收、拆遷,與人民福祉有關的資源分配等議題,都需要地方新聞記者來監督地方政府的施政。李雪莉說,希望公視能夠更有企圖心和格局,領導關注地方新聞,並納入央廣、警廣與教育電台、帶動華視體質創新,提升新聞信譽與品質以重振台灣新聞從業者的尊嚴,將專業新聞從業人員從點閱率中解放出來。

臺北市紀錄片從業人員職業工會常務理事林木材則說,目前公視節目自製比例過低且預算過低,間接拉低工作人員勞動條件,近年來公視又發生不當開除派遣員工的事件,故對於新任公視董事的遴選審查標準應加上重視員工勞動條件,才符合社會對公共電視的期待。

「公民社會監督公視聯盟」參與團體包括:公民參與媒體改造聯盟、台灣少年權益與福促進聯盟、媒體改造學社、文化元年、臺北市紀錄片從業人員職業工會、台灣媒體觀察教育基金會、台灣新聞記者協會、婦女救援基金會、勵馨社會福利事業基金會、靖娟兒童安全文教基金會、公民監督國會聯盟、台灣防暴聯盟、台北市教師會、社區大學全國促進會、傳播學生鬥陣


2016年4月7日 星期四

媒體獵巫,與官民共犯的集體霸凌

作者:葉大華(公民參與媒體改造聯盟召集人)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兒童節前夕,台灣發生了女童「小燈泡」當街被砍命案,頓時間舉國譁然。依媒體近年來報導重大凶殺案的邏輯,往往會急於以檢察及警察單位的說法,詮釋兇嫌犯案動機。但這種做法容易落入簡化犯罪歸因,與標籤特定對象的風險中;這不僅無助於釐清案情,甚至形成干擾,連帶會將解決問題的矛頭指向錯誤方向,反致更多社會恐慌與歧視。

重大案件媒體報導的輕率

以2013年發生的「媽媽嘴命案」為例:案發初期由於檢調單位採信「媽媽嘴咖啡店」店長謝依涵的說法,對外說明涉案嫌犯疑為咖啡店老闆呂炳宏、股東歐石城,和老闆友人鍾典峰,導致媒體接連數天大篇幅報導,影射三人為殺人共犯。雖然事後水落石出,還三人清白,但當時被指涉有重嫌的呂炳宏多年後談到此事,認為「最恐怖的不是謝依涵,是整個社會的人云亦云」。
社會為何會人云亦云?筆者認為,媒體及其所採信的官方消息源,以及「鄉民」(網民)輿論,往往要負上最多責任。媽媽嘴命案雖然並非隨機殺人案件,但為求盡快向社會大眾報告案情進展,檢調跟媒體根本無視「無罪推定原則」,逕自公布尚未確認的初步假設,造成犯罪嫌疑人先行入罪。這種問題,可能發生在任何重大刑案上。